第315章 十年生死两茫茫

    念佛回神,收敛了动作,跟着他去更衣,然后出门上车。

    横城乡间旱灾严重,听闻灾民甚多。因为离得近,所以燕王打算亲自去看看。

    不知道是对她放心了还是别的原因,此行燕王终于没有带身边的四个护卫,只有几个暗卫跟着,气息也不像之前那么紧张。

    “没想到王爷还会亲自去赈灾。”

    得了恩典与燕王同乘,念佛很紧张,干笑着说了这么一句。

    宋奈天心情好像不错,微笑着看着她道:“你以为本王是什么样的人?只知道贪图享受,不懂黎民疾苦吗?”

    “不是。”念佛连忙摆手:“只是下令赈灾已经是够好的了,还没见过那个王爷会亲自去的。”

    她小时候就是因为家乡蝗灾,父母都饿死了,她一个人吃着树根草皮一路跑到赵地主城去乞讨,然后被一个江湖卖艺的给捡了回去。

    尸横遍野的村庄和人吃人的场景成了她童年的噩梦,以至于后来进了锁喉楼,接到要杀官员的任务的时候,她下手都格外干脆。

    “跟了本王有一段时候了吧?”宋奈天看着她道:“你的印象里,本王是怎么样的人?”

    他吗?念佛一愣,看了他两眼。

    其实就是个孩子,只是比寻常人家的小孩多了不少压力,也更有天赋,勤奋努力,没有做过什么坏事——至少在她知道的范围内,体恤百姓,不曾骄奢yín逸。

    这样的王爷很难得,真的,要是当年的老赵王也像他这样好就好了,也不会被人暗杀,导致赵地动荡,民不聊生。

    叹了口气,她发自内心地道:“王爷少年得志,行得端坐得正,将来必定一展宏图。”

    如果这次没能被她杀了的话。

    深深地看她一眼,宋奈天笑道:“这么夸我,想必很喜欢我啊?”

    心口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脸上跟着烧了起来,念佛摇头,结结巴巴地道:“不…不是,奴婢对王爷没有非分之想!”

    开个玩笑而已,看着她飞速红起来的脸,宋奈天倒是反而觉得有那么点意思了。

    这小丫头是唯一能安静听他弹琴不看他脸的人,虽然这么说有点太自视甚高,但是是实话,她无论在哪里都能安安静静地听琴,也能听懂琴。

    “本王一直很好奇。”他道:“你说你没有学过琴,那为什么对琴声这么敏感?”

    这是打算一路跟她聊天了吗?念佛握了握袖子里的东西,笑道:“王爷相信前世今生吗?”

    “……什么?”

    “前世今生,就是轮回。”念佛认真地道:“我小时候常常梦见一个人,他坐在山间听人弹琴,看不见模样。”

    “梦的次数多了,我就跟着他听了不少曲子,那些曲子都特别好听。”

    微微一愣,宋奈天垂眸。

    怎么能不相信呢,他小时候也经常做那样的梦,不过他没有听琴,而是在弹琴,琴声时而凄清时而激昂,他连那人弹琴的指法都看得清清楚楚。

    所以弹琴这方面,母妃常说他是无师自通。

    怎么就这么巧,跟这丫头还做了这么多年差不多的梦?

    “最近好像不怎么梦见琴声了。”念佛道:“大概是王爷的琴太好听了。”

    就算知道是奉承,宋奈天也莫名地觉得高兴。

    面前这姑娘眉目里有英气,虽然好像不太识字,但也给他一种书卷气很浓的错觉。

    相识短短几日而已,他充满防备,她也小心翼翼,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种熟悉如见故人归的感觉,还是让他慢慢放下了戒备,开始认真观察她。

    念佛其实长得很清秀,将来待五官成熟,定然是一方美人。

    就是心太狠了。

    “主子,前头是首乌山山下了。”洛水在外头禀告了一声。

    “嗯。”宋奈天点头。

    念佛紧张了起来,掀开帘子看了看外头。

    燕王这次是微服出行,身边也就几个护卫和暗卫,过了首乌山之后,为了回避横城的官员,会将护卫都撤去,装作商人的模样赶车进城。

    那个时候就是最佳的行刺机会!

    身边护卫的功夫高低和人数情况她也都给了楼主,他应该能布置周全,一举将燕王置于死地吧。

    拖了这么多天的任务终于要完成了。念佛心里却高兴不起来,总觉得闷闷的,好像是有点……舍不得?

    真是见了鬼了,就算这燕王爷容貌俊朗,对她也好,她也不至于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对人心软啊!专业的杀手,她是专业的!

    可是……

    世上的好王爷本来就少了,她当真还要把这唯一仅剩的一个给杀了吗?

    眼看着离约定埋伏的地方越来越近,念佛头上的汗也越来越多。

    “你怎么了?”宋奈天看着她,递了张帕子过去:“擦擦。”

    “来不及了!”一咬牙,念佛还是抬头,目光焦急地看着他:“快让马车往回跑!”

    宋奈天一愣,眼里满是意外:“你说什么?”

    “前面有埋伏!”念佛声音里都带着哭腔:“您快回去吧!”

    她知道,这话一出来,不止锁喉楼再也容不下她,连燕王爷也不会放过她,所以她哭了,被自己给蠢哭的。

    这是造了什么孽啊,为什么会这么冲动把自己陷入这么一个境地里?当杀手都半年了,老大也说过仁慈之心必令丧命,她明白这道理的,却还是违背了一个杀手最基本的职业道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