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0:番外七:天喜

    陆含清闻言心上稍松,对方微微一笑起来仿佛两人还是年少时候。

    只是如今一个是一国之母,凤仪天下,一个是权柄遮天的太后,三言两语间决定他人生死。

    时光不可回溯,想当年舒清嘉还特意劝过她行事低调些,莫叫别人看出她和萧璟的那点情意来,转眼两个人已经在一起近三载了。

    这世上的事情果然是玄妙不可言的,不到最后一刻谁都说不准的。

    两人当年互相照顾过,话一说开气氛便轻松许多,舒清嘉一边照看着旁边年幼的赵王,一边促狭的看着萧璟道:“萧武帝倒是好气魄,不知当年是怎么力排众议娶到了心上人”

    萧璟神色微动,听对方这话的意思似乎是当年就知道他和清清的事的。

    陆含清脸上一烫,想起当年的事情来又羞又无奈:“别提了,乱七八糟的”

    自己当时年纪轻,听了那定北王的一派胡言,平白无故的和萧璟怄了许久的气。

    更不要说什么穿着喜服被萧璟骑马拦下的事情,如今想起来简直想钻到桌子底下去。

    舒清嘉倒是切切实实笑了起来,眸中流光溢彩,饮下杯中清酒有些感慨轻声道:“你们在一起也好,倒叫本宫知道,这世上原来是有真情的”

    她只以为凡事不可两全,她要那高处的荣耀,便要承受着四面八方的无边孤寂,却不曾想还真有情比金坚这回事。

    赵王虽只有两岁,却被教导得极好,面上严肃的表情和自己的母后如出一辙,端端正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没有多余开过口。

    帝王气势已有,却不像个小孩子了。

    陆含清看了两眼不由得有些担心自己未来的孩子,她既是唯一的皇后,那她的嫡子是一定要做帝王的。

    想想一个奶娃娃话都说不清楚呢就要做出如此老成模样,她心里便有些别扭。

    更何况年初的时候太医院那边的药已经慢慢停了,她和萧璟有意要个孩子。

    不过也是八字没一撇的事儿,她的肚子里不见动静,也用不着担心这些有的没的。

    正想着,她拿玉勺舀了一勺红枣桂圆酿,还没进嘴呢先被这甜腻的味道引得一阵胃酸恶心,当即丢了勺子一声干呕。

    萧璟一阵紧张,连忙去扶,瞧着小姑娘眉心紧锁抚着心口一副难受模样心中一怒,斥责下人道:“御膳房怎么做的事?!快给朕撤下去!”

    陆含清被恶心的硬是眼眸中蒙上了一层薄雾,半倾在萧璟怀中拿帕子掩了口鼻,缓了两口气这才道:“许是做得甜了些,臣妾竟是一闻便有些难受”

    又对舒清嘉歉意道:“方才实在身子不适,是本宫失礼”

    舒清嘉摆摆手:“若是不舒服的紧宴席便散了吧,左右事情也说完了”

    陆含清为自己忽如其来的娇弱有些窘迫,她不是挑食的人,甜食向来也爱吃,刚刚那口桂圆酿却是叫自己实在是下不了口。

    “许是天气闷热的缘故,”陆含清从萧璟怀中离开自己坐端正,勉力一笑:“陛下无须斥责下人,臣妾吃些柠檬压一压便好了”

    萧璟纵然不悦,也先压着火气,清清自当了皇后被他千娇百纵的宠着,再没受过半点委屈,如今像这般吃个东西就憋出眼泪来的实在是绝无仅有。

    立时切了片的柠檬便被端上来,舒清嘉瞧着陆含清边小口咬着眉头渐展,心理蓦然间知晓了什么。

    “天喜呀,”舒清嘉含笑看向二人:“娘娘莫不是有了”

    对面二人俱被说的一愣,还是萧璟先反应过来,猛地站起身来有些慌乱道:“快、快传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