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65章 尴尬了

    萧晨看看忱念,再看看牧九天,迟疑一下,还是没上前说什么。

    既然母亲一心为他出口气,那他看着就好了。

    牧九天压抑着心头怒火,同时又有些想不明白,忱念一直被镇压于天心,怎么会变得比他还强?

    这些年,他也没忽略了修炼,还有各种资源加持,修为一直在精进。

    结果却被忱念超越,一指就让他受伤!

    他不光身体受伤,心情也很受伤!

    很快,一行人出现了。

    天山三公子开路,后面的人,抬着一个小轿子。

    这让忱念皱眉,神色更冷,好大的排场,来见她,还得坐着轿子来?

    “你儿子比你这个天山之主,排场还要大啊。”

    忱念冷冷道。

    “就连老祖他老人家,也没说坐个轿子。”

    “哼,他坐轿子,是有原因的。”

    牧九天冷哼一声。

    “什么原因?莫非他不能走路?”

    忱念看向轿子,想要点出一指,又忍住了。

    毕竟她也认识牧神,这么点出一指,多少有些以大欺小了。

    不过想到她儿子被欺负,这口气又不能这么咽下去。

    轿子停下,落于地上。

    轿帘始终没有掀开,不见人出来。

    这让忱念皱眉更深:“怎么,还得我去请他出来?”

    “掀开。”

    牧九天沉声吩咐。

    天山三公子上前,掀开轿帘,把牧神……抬了出来。

    这会儿的牧神,也没比刚才状态好太多,依旧处于昏迷的状态。

    鲜血倒是没有了,就是整个人乌漆嘛黑的,不少地方皮开肉绽,看起来有些触目惊心。

    “……”

    忱念看着如此凄惨的牧神,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什么情况?

    她看看牧神,又下意识看向了自己的儿子。

    不是说,牧神境界更高,实力更强么?

    “咳,母亲,我战时突破了嘛,幸亏突破了,不然这个样子的就是我了。”

    萧晨注意到母亲的目光,干咳一声,尴尬解释。

    “而且这也不是我打的,是雷劫出现,把他劈成这样的……”

    听着儿子的话,忱念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一门心思,想给儿子出口气,结果……对方更惨?

    这口气,还怎么出?

    就牧神现在这状况,她一指下去,不得死翘翘?

    不,就算她不出手,他都不一定能活啊!

    “忱念,你不是想给你儿子出口气么?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牧九天看着儿子的惨状,一股怒火,直冲脑门。

    “今天,我就把他这条命交给你了,随你处置。”

    “……”

    忱念有些尴尬了,亏她刚才还霸道凛然的,现在怎么办?

    真杀了牧神?

    也不至于。

    “你说我们欺负你儿子,结果呢?你儿子好端端站在你面前,而我儿子则躺在这里,生死不知!”

    牧九天越说越来火。

    “从你儿子上天山,就咄咄逼人,扬言要打我,我不以大欺小,让牧神跟他较量一番,他又把牧神给打成这样……”

    听着牧九天的话,忱念更尴尬了,这和儿子跟她说的情况,差别太大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