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平行世界6

    1

    那天是除夕前一夜。

    苏寻忙完最后一件事,关上店门。

    微弱的灯光照的她身影清瘦,朔朔的寒风伴着细雪落下来,令她眼睫颤了颤。

    她转身正要往前走,却被人叫住了。

    “站住。”

    她有一双空灵清澈的眼睛,那人只瞅了一眼便认出她来。

    “这不是音乐系的才女吗?怎么?这么晚还打工呢?”那人喝的醉醺醺,走的摇摇晃晃。

    “老子是不是告诉过你,老子喜欢你?”

    她定在原处,清瘦的小脸看不出什么起伏。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小爷今晚心情不好。但只要你从了小爷,咱们既往不咎。”

    “滚开。”她清冷的声线同她柔弱的表面不符。

    那人大笑,爽朗的声音在四通八达的街道显得有些空旷,他左右揽着几个兄弟。

    “她刚刚说什么说要小爷滚,要不要给她点教训?”

    “大哥别生气,今晚保准您满意。”

    两个人抓住苏寻,便将她拖到了隔壁的巷子里。

    苏寻挣扎,但是没什么力气,被人抵在了墙上,黑暗中寻不到一丝光亮,她的身体开始发抖。

    耳边的声音被拉长,慢而悠远。

    借着外面的反光,能看到地面上粼粼的石头。

    她身形一软滑坐了下去。

    “大哥,没想到这小娘们好这口。”耳边污言秽语不断。

    抽裤带的声音响起,她脑海中一阵嗡鸣,抓住手边的石头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

    那人将她提了起来,苏寻只感觉自己近乎站不住。

    那人迫不及待的撩着她的衣服,骤然的冷意更让她浑身发寒。

    黑暗中血色的记忆再次被提起。

    她目光明灭,好像回到了那年,像是溺水之人,拼死挣扎自己寻求生机。

    这次她没有犹豫。

    “哗”的一声,是石头划破皮肉的声响。她手上生出的力气让人心惊。

    四野静默了片刻,她感觉到手里黏糊糊的,有些温热。

    耳边传来气急败坏的声音。

    “这婊子!给小爷弄死她。”

    苏寻的手被人紧紧按住,她只觉得恶心。

    胃里一阵痉挛,她张嘴便吐了,吐了那人一身的酸水,黑暗中的小巷散发着寒冷。

    那人顿时没了兴致,狠狠撒手,“真他妈的恶心。”

    没了力气制衡,苏寻倒在了地上,

    “晦气!”几人临走时还踹了她两脚。

    窸窣的脚步声逐渐走远。

    她浑身抽搐,寒风刺骨凛冽,手指僵硬成了一团。

    呼吸越来越急促。

    眼前白花花的一片,她像溺水的鱼一样拼命渴求呼吸,却怎么也压制不住那股扑面而来的绝望。

    地上逐渐落了一层薄雪,她看见不远处立着一双白色的球鞋,白到晃眼,黑色笔直的裤子。

    天地间那样黑白分明。

    苏寻一点点爬出去,骨节分明的指尖颤抖僵硬,惨白发青,一点点拽住了那人的裤角。

    “求你,救……救我……”

    他眼底不见起伏,嘴里叼着一根烟,大冷天的她额头能渗出冷汗,正在一点点哀求。

    刚才不是还挺能耐?

    可是许多年后,段宴每每想起这一幕,都会想,倘若他早一点出手,早一点遇见。

    会不会一切都好好的。

    2

    苏寻浑浑噩噩,仿佛又梦到了那年。

    她被人按在地上狠狠用皮带抽打,满地的血色糊成了一团。

    她骤然从梦中惊醒。

    满目皆是白色。

    她告诉自己要镇定下来,这里是医院,这里是医院。

    苏寻看到身侧一道黑影,浑身一颤,下意识的伸手去挡,却被人死死按住。

    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男人,他的眼睫很长,皮肤白皙,峻冷的下颚线流畅,看不出来丝毫阴柔。

    稚气未脱的脸上带着些许锋利。

    似缓缓流淌的钢琴曲,激昂又平静。

    手上还在输液的针头冒了出来,他按住了一侧按钮,便有护士来重新扎针。

    她忍不住瑟缩了一下,一张小脸更加惨白。

    “苏寻。”男人磁性的声音低沉,带了一丝玩味。

    他骨节分明的指尖捻着那张学生证,另一只手拿起床头的诊疗单,眼底的玩味更甚。一举一动似她的心跳起伏。

    “应激……”

    “够了。”她声线单薄,却掷地有声。

    男人的指尖缩了缩,坐回了一侧的椅子,手搭在椅背上,大大咧咧的坐着。

    “好歹是我救了你,苏小姐不表示表示?”

    苏寻伸手,“把我的证件还我。”

    照片上的女人秀气温婉,“音乐系,苏寻。”

    “对你的救命恩人,就是这种态度?”

    苏寻道了句谢。

    “怎么样需要我帮你吗?”

    苏寻眼睫颤了颤,舒长的眼睫挡住了眼底的思绪,她看起来很沉默。

    “有些话我只说一次,很可惜你错过了。”

    苏寻竟然觉得松了口气,“钱我会想办法还你。”

    男人脚步顿了顿旋即离开。

    约摸九十点,苏寻想要出院,门口聚了一堆人。

    “谁是苏寻?!”

    “我是。”

    那妇人不由分说上前便给了她一巴掌。

    “就是你害死我儿子?!你这个贱人!”妇人眼底有浓烈的悲怆。

    她按住自己心底冒出来的期待,眼底流露出一丝震惊。

    “谁?”

    “祁和都被你害死了!你还装糊涂!”另一个中年男人出声,也同样愤恨的盯着她。

    苏寻有些茫然,握紧了想要发抖的手。

    祁和就是昨晚要欺负她的人。

    力道不至于致命才是。

    不至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