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粗心小狗狗对联姻对象一见钟情之傅折枝版

    傅折枝第一次见到自己那个联姻对象的时候是在酒吧。

    正是见人不爽骂见狗不爽对着汪的人厌狗嫌的破年纪,傅折枝每天被逼着处理自己家族公司的那些破事,还要和那些血缘关系不知道有多浅的所谓亲戚笑着打哈哈。

    傅折枝十八岁开始接手家庭事务的时候就在想:老子以后把傅家弄起来了,第一个就是跟这些傻逼亲戚说goodbye。

    很显然,甚至还没到他可以完全接手傅家事务的时候,这群神一样的傻逼亲戚给他安排了一个,联、姻、对、象。

    是的,就是联姻对象。

    可笑。

    彼时他还是一个才到联邦规定结婚年龄的黄花大闺男。

    一觉醒来,亲妈笑着通知他:你有了一个老婆。

    距离傅折枝跟自己军校同学说他这一辈子不可能结婚,时隔三天。

    傅折枝崩溃地想:好……好哇。

    这回要被笑成没有刺的刺猬了。

    他对这个联姻对象的印象那是没一点好的——其实是不想有印象。

    无论爸妈怎么在他面前说这个联姻对象多肤白貌美多斯文多优秀是个多么好的贤内助。

    呸。

    傅折枝想。

    他傅折枝不需要贤内助。何况这人都这么优秀了,凭什么当他傅折枝的贤内助。

    傅折枝想劝爸妈解了这桩婚姻,饶了两个面都没见过一次以后却要被绑在一起一辈子的苦命人。

    傅折枝知道自己这性子神经病,从小到大一次恋爱没谈过,他不相信自己结婚能成为一个什么很好的丈夫。

    但很显然,他的反抗失败了。

    母亲原话如下。

    “既然是联姻,就没人希望过你们有感情。你还有很多地方要向松颜遇那孩子学习。他比你沉稳,也比你斯文。”

    傅折枝拿着骰子,眼里着魔似的看到酒吧里的Omega,惊得差点咬碎了一口牙。

    好哇。

    真是沉稳又斯文的一个值得他傅折枝学习的好的联姻对象哇。

    傅折枝那天没有上去跟Omega说过话,肯定的,这并不是不敢。

    这只是他傅折枝没和几个Omega说过话,所以不想去打扰罢了。

    但傅折枝也没有再在父母面前反抗过联姻这个决定。

    ——嗯,是的。

    他傅折枝,对自己前不久还嗤之以鼻的联姻对象一见钟情了。

    永远不会有人去完美定义自己什么时候会出现心悸这种感觉,这太玄乎了。

    但傅折枝他,第一次见到松颜遇的时候,把两个人儿子的名字都想好了。

    当然,这也并不是他傅折枝内心戏多,他这只是未雨绸缪,目光长远。

    父母安排傅折枝和松颜遇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松颜遇和那日在酒吧里的装扮并没有什么不同。

    金丝边眼镜,黑发卷翘,衬衫系到最上面一颗扣子,笑着朝他伸出手。

    这是一种和上次在酒吧见到松颜遇时完全不同的感觉。

    此时的松颜遇像温柔的邻家哥哥,是无比有耐心的三好学生,称职的好兄长。

    嗯,当然,是他傅折枝以后的Omega。

    他觉得自己之前就不喜欢在别人嘴里了解一个人是正确的,比如松颜遇。

    最典型的可以证实这个说法的人出现了。

    第一次在酒吧看到了松颜遇的另一面,别人再无论如何说出什么,傅折枝都觉得:不重要。

    两人按部就班的在两人父母的意思下订婚、结婚。

    只有傅折枝父母奇怪傅折枝的态度转变为何这么大,但他们了解儿子,会心一笑之后没再提起。乐文小说网

    所有人都以为这只是一场没有任何感情基础的联姻,两人性子相差太大,年龄相仿也没有太多的话题。

    傅折枝也这么认为。

    当然,除了自己。

    他是带了感情的。

    有好友说他恋爱脑。

    他呸。

    他傅折枝怎么可能是恋爱脑,他只是太喜欢自己的新老婆而已。

    就是这群没有老婆的孤寡Alpha不懂。

    无语。

    没有老婆的人,是不会懂他的。

    他傅折枝才和他们不一样。

    傅家和松颜家比起来,傅家还是实力强一点的。